移动版

又现投资不过山海关?长春能源巨头成资本玩偶,证监局火速介入

发布时间:2019-07-31 23:47    来源媒体:金融界

投资难过山海关又增一例!

据报道,中天能源(行情600856,诊股)遭辽宁证监局现场检查,时间长达一个月(2019年7月29日至8月31日)。现场检查的重点包括但不限于以下事项:信息披露情况,财务管理和会计核算情况,重大合同执行情况,公司治理情况。除了上市公司,辽宁证监局还要求相关中介机构做好检查准备……

又是熟悉的味道,中天能源要“雷”了?

突传遭现场检查

资料显示,长春中天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主营业务为天然气生产、销售,天然气储运设备的开发、制造和销售,海外油气资产的并购、投资及运营,海外天然气及原油等相关制品的进口分销。主要产品有天然气储运设备、天然气汽车改装设备、天然气。

今日下午突然曝出消息,7月23日,辽宁证监局向中天能源下发了进行现场检查的通知,检查时间持续一个月(2019年7月29日至8月31日)。通知显示,现场检查的重点包括但不限于以下事项:信息披露情况,财务管理和会计核算情况,重大合同执行情况,公司治理情况。

同时,检查要求第二条提到,辽宁证监局将视情况延申检查中介机构,要求中天能源协调中介机构做好检查准备,并提前准备好相关底稿等资料。所涉应为立信中联会计师事务所及东兴证券(行情601198,诊股)。

金融界向投行人士了解到,对上市公司现场检查的制度目前并不十分明确,以前都是例行检查,各地证监局会抽一些企业现场检查,而像这种怀疑存在问题而直接进行现场检查并不常见。“肯定是发现了问题,但还没到立案调查阶段,先去排查一下看看。”他表示。此外,他认同这可能是监管升级的表现。

面对盘中突发的重大利空,中天能源却并未跌停。事实上,去年中旬其遭遇流动性危机后,股价彼时在6个交易日内腰斩,此后便长期在低位徘徊,公司出事已并非“新闻”。

律所称“无法发表意见”

在昨天调查开始后,中天能源给上交所的回复才姗姗来迟,比截止日期晚了9天。此前7月14日,上交所曾对中天能源下发问询函,事涉其短短4个月间控股股东两度变更。

中天能源在回函中表示,二度“接盘者”森宇化工已清楚公司存在债务危机,并“回怼”上交所称一年内多次变更控股股东并不违反任何法律。

但对于核心问题之一,中天能源是否存在披露内容之外的其他违规担保或资金占用,大成律所却给出了“无法发表意见”的回复。

投资难过山海关?

去年下半年中天能源深陷流动性危机,曾公告银行账户、主要子公司股权等遭到部分债权银行查封。财报显示,2018年其净利润巨亏8.01亿元,同比下滑252.37%,还遭立信中联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非标准意见”。

为化解债务危机,2019年3月6日,中天能源策划了第一次控制权变更。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及实际控制人邓天洲将其持有的公司表决权委托予铜陵国厚(一家地方性AMC),并签署了相关《表决权委托协议》。

然而仅仅4个月过后,铜陵国厚便与中天能源“闪离”,欲将控制权公司转手。不但如此,铜陵国厚还要求负债累累的中天能源,一次性支付1750万元,用作前期债务重组的服务费。不少市场声音质疑,铜陵国厚要“掏空”上市公司。尽管彼时上交所问询,但最终无疾而终。

而铜陵国厚方面也“充满委屈”,称付出很多努力为上市公司化解债务危机,包括帮助其寻找投资者,为其梳理债务关系,还垫付了不少钱。“费用是双方协商的结果,不是公司一味要的。”

此外,国厚资产内部人士透露,退出的很大一部分原因是中天能源的隐性债务问题。“公司发现它有好几起违规对外担保,没有经过股东会通过。”后来经自查,中天能源证实了国厚资产方面的说法,发现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存在三笔违规担保事项,合计金额5.9亿元。

7月14日晚间,中天能源公告称,公司原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原实际控制人邓天洲已与铜陵国厚解除了今年3月6日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与此同时,中天能源转投森宇化工,后者将成为中天能源的实际控制人。短短几个月,控股股东欲将公司第二次转手,据称森宇化工对于上市公司的困境已经进行过尽调并知晓。

然而一切都随着辽宁证监局的介入而“前途未卜”。就在几天前7月29日,中天能源披露,原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原实际控制人邓天洲、黄博的债务总规模为33.9亿元,其中股票质押类债务金额为15.1亿元,过桥类债务金额为6.7亿元,其他类债务金额为12.1亿元。以上债务均已逾期。

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